国际经济学院举办“国家身份、角色与中俄关系”讲座

  • 发布日期 : 2021-12-14
  • 浏览次数 :
  • 字体 :

              

2011年美国提出“亚太再平衡战略”,将中国视为最重要的战略竞争对手,俄罗斯和中国的外交关系是否能平稳发展对中国来说意义重大。习近平总书记在《谈治国理政》将中俄关系视作最重要的双边关系。因此,了解俄罗斯、了解俄罗斯外交的逻辑是必要也是重要的。12月7日国际经济学院邀请我校外交学与外事管理系雷建锋副教授做了题为 “国家身份、角色与中俄关系”的专题讲座,讲座由张翠珍副教授主持。


讲座从对中俄关系的既有研究、中俄国家身份和国家角色、中俄关系的发展三个方面展开。雷老师将中俄关系的既有研究分为四类:第一类研究是关于中俄关系发展的外因决定研究。该类研究认为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对中俄的外在压力是中俄关系发展的主要推动力。该类研究的缺陷在于分析的框架多基于国际关系结构现实主义理论,认为冷战后的单极体系结构是中俄关系发展的第一推动力。这种研究不能解释体系结构未变而中俄关系有变化的现象。第二类研究主要是关于中俄关系发展的内因决定研究。这类研究主要从中俄经贸需要出发分析中俄关系。然而,无论是中美关系还是中日关系的现实表明,经济上的相互依赖并不必然转化为政治上的相互需要。第三类研究将内因决定与外因决定相结合,从内因和外因两方面透视中俄关系发展。这类研究将国家关系发展的物质需要和精神需要结合起来,非常合理,但要分清主要和次要原因。第四类研究直接将对中俄关系发展进程的梳理当作两国关系发展的原因,由于将现象当作本质,不能深刻揭示中俄关系发展的根本原因。在既有研究的梳理之后,雷老师表明了自己的观点:中美俄三国的战略影响使其对外政策具有强烈的相互依存性。三国内在身份差异决定了美国会成为中俄关系发展的持久推动力,中俄社会身份的趋同有利于两国在国际问题上达成相同或相似立场,国家角色认知与定位差异使两国选择结伴不结盟关系。

讲座的第二部分聚焦于中俄国家身份和国家角色。国家身份是特定国际背景下国家所具有和表现出的其个性和差异性的形象,即国家是什么和代表什么。国家身份又有内在身份和社会身份之别。就中俄而言,在内在身份上,两国都是幅员辽阔、人口众多、资源丰富、拥有核武器的政治军事大国;而在社会身份上,两国是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中国国家身份已开始从国际经济体系中的边缘国家转变为半边缘国家,现在逐渐向核心国家转变,而俄罗斯正相反,在从核心国家向半边缘国家转变。从鸦片战争到21世纪中叶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近二百年的历史塑造了中国人不够自信、内敛内向的民族性格。而对俄罗斯而言,从彼得大帝开始,沙皇就是欧洲联盟的重要组成部分,再发展到苏联,俄罗斯作为帝国的继承者,民族自信心非常强大。从经济发展来看,中国和俄罗斯都是发展中国家。从军事实力来看,俄罗斯依旧是世界第二军事强国,而中国军事实力赶超俄罗斯的趋势明显。国家角色指特定国家按照其所处国际等级体系中的地位,遵守国家规范、享受其应有的权力、履行其相应的义务时以其角色表现建构起来的一种国际形象。就国家角色而言,作为帝国继承者的国家身份,俄罗斯有比中国更强的国际自信和经验,其国家角色定位高于国家身份,而中国人希望韬光养晦, 更容易降低自身角色定位。不过十八大以来,中国的国家角色定位正在改变。最后,两国都是西方主导的旧国际政治经济秩序的被动接受者,有改变国际政治经济秩序的共同愿望。两国国家身份中的“变”与“不变”成为中俄关系发展中的重要影响因素,是双方关系稳定发展的重要根源。


讲座的第三部分围绕中俄两国关系的发展展开。雷老师认为,首先中俄两国与美国内在国家身份的差异使美国成为中俄关系发展的持续外部动力,中俄国家身份趋同使其有更多相同或相似的立场。由于大国对国际体系的关键性影响,其决策呈现出策略互动和利益依存性的特征,即每一个大国政策结果的好坏,不仅取决于自身策略的选择,也取决于其他参加者的策略选择。中美俄是当今世界最具影响力的三个大国,“三边”关系中任何“一边”关系的变化均会对另外“两边”关系产生影响,三国政策结果的好坏不仅取决于本国的外交,还取决于其他两国的政策选择。就内在身份而言,中俄都有挑战霸权国美国的潜力,并且奉行独立自主外交政策,因而与霸权国之间构成结构性矛盾,即霸权国要维护其霸权,防止崛起国挑战其首要地位的零和博弈性质的矛盾。其次,中俄两国与西方国家之间的社会身份建构的困难,为中俄合作提供了有利条件。最后,中俄国家身份差异和角色选择的不同使两国选择伙伴关系而非盟友关系,原因如下:第一,从长历史视角考察就会看出,维护主权和领土完整、实现国家真正统一是晚清以来中国政府的首要任务,中华人民共和国也一直为此而努力。到目前为止中国还没有实现真正统一,维护国家统一一直是中国外交要维护的核心利益。第二,社会主义发展中大国地位决定了中国比俄罗斯更需要实现现代化才能解决内外问题。因此,中国在很长时间内都以国内经济建设为主,与外部世界的冲突较少。第三,中国的国家实力使中国领导人没有“势力范围”需要继承和维护,中国精英和民众对中国角色定位没有俄罗斯那么高,也减少了国家发展的外部阻力和风险,便于为国内发展营造良好的国际环境。第四,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来现代化建设的伟大成就,使中国成为综合实力型国家,不像俄罗斯是单一实力型国家,使中国能够使用多种权力资源解决与其他国家分歧,培养利益结合点和增长点。俄罗斯因为是单一实力型国家,军事手段成为其实现对外政策目标的首选,自然容易引起与外部世界的强硬对抗。第五,中俄双方社会身份的差异和角色选择的不同也决定了双方合作不针对第三国。中国和俄罗斯虽然有比较接近的国家身份,但是中国不像俄罗斯那样追求势力范围、注重地缘政治,两国对国际问题的看法和对外行为方式也存在很大不同,所以选择结伴不结盟的政策给自己留下独立自主空间。


aa928ef62379dac0de278053106cdf6.png

最后,雷老师认为在判断中俄关系的发展前景时要考虑以下因素:第一,因为产业结构的不同,俄罗斯对中国的依赖是不变的趋势。第二,美国与中国的矛盾会成为主要矛盾,在此背景下,中国平等对待俄罗斯,双方关系才能友好发展。第三,俄罗斯会成为三国中实力越来越弱的国家。第四,中国奉行结伴不结盟的对俄政策是巩固中俄战略协作伙伴关系的关键,也是运筹中美俄关系的基础。换言之,中俄关系在短期内不会有大的改变,双方的共同利益基础比较牢固。

雷建锋副教授长期从事国际组织与全球治理、中俄关系的教学与研究,出版《欧盟多层治理与政策》、《新时代中国外交与中俄关系》等专著及《世界舞台上的政治》、《美国大外交》、《美国政府保密史:制度的诞生与进化》等译著。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