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对外交流

首届中国经济外交研讨会

 
 
    由外交学院经济外交研究中心主办的中国经济外交首届研讨会于2008年3月23日在外交学院国际交流中心成功举行。来自校内外国际经济学界与国际关系学界的学者以及来自政府部门的经济官员围绕当前中国经济外交的新进展、中国经济多边与双边外交中的重大主题以及经济外交理论等主题展开了广泛而热烈的讨论。
 
    随着中国参与经济全球化程度的不断加深,经济问题已经成为我国当前外交工作的重要内容,中国涉外经济活动越来越需要有外交意识和符合总体外交战略的需要。专家们普遍认为,经济外交实践亟需经济外交理论的支持。例如,如何扮演好中国负责任大国的角色,如何协调和平衡与发达国家、发展中国家、周边国家的利益,如何看待现有的国际体系,如何遵守国际游戏规则并参与制订国际规则等,都有待进一步的理论研究。
 
    吴建民院长在主旨发言中再次指出:“中国经济外交已进入黄金时期”。吴院长回顾了新中国外交史上成功的经济外交案例——援助修建坦赞铁路,特别强调,经济外交不能只看眼前利益,不能只顾小利。今天的中国,经济实力和影响力已大大超过当年,中国的经济外交应该有大魄力、大手笔,应该做出让世界为之一震、令发展中国家信服和受益、同时也有利于中国长远利益的事情。
 
    外交学院国际经济学院院长张幼文强调,经济外交问题历来受到世界各国普遍关注,但对今天的中国而言,具有全新内涵和更高要求。用外交手段突破经济发展的外部障碍,用经济手段实现建设和谐世界的既定目标,是中国经济外交的重要课题。
 
    外交部政研司经合办陈松副主任着重介绍了中国开展经济外交面临的外部环境。在政治上,我国对外政治关系总体发展平稳,但作为拥有十三亿人口的大国,中国的崛起对世界政治格局、经济利益分配格局以及发展模式带来巨大冲击,使得外界特别是西方对我国的疑虑和防范逐步上升。经济上,中国对外经济合作全面发展,对世界经济的影响日益上升,与此同时我国对外经济发展中的矛盾和摩擦也处于上升阶段,特别是与发展中国家经贸摩擦的增多,给我国外交工作的开展带来了很大难度。安全上,世界总体安全是稳定的,但仍存一系列不确定因素,而我国对外经济拓展速度超过了海外安全保障能力,给经济外交的安全环境带来了挑战。陈松提出当前中国经济外交理论研究滞后于实践,中国经济外交研讨会为经济外交的研究提供了良好的平台,经济外交是一项系统工程,需要政府各部门之间、政府部门和企业之间乃至政府和学界之间加强沟通与合作。
 
    中国社科院亚太所所长张宇燕研究员谈了关于中国经济外交的几点重要思考。首先,什么是经济外交?第一,要追求利益最大化;第二,在外交过程中注入经济学的分析方法;第三,通过经济的手段来实现其他战略目标,诸如政治,安全等目标。其次,中国经济外交的目标是什么?第一,要保持长期的经济增长,就是要保证我国的工业化和城市化顺利进行;第二,怎样和我国最大的博弈对手美国周旋,并保障我国的利益,这是一个双重的目标。再次,我国应该在经济外交过程中使用什么样的手段?其中包括利用我国的市场开放程度,利用自己的市场容量做自己的事情;利用投资,对外援助来促进我国的经济发展;通过全球公共产品的提供来赢得信赖,改善形象,增加亲和力;另外人民币也应作为一种外交手段,在周边地区形成与美元的竞争,争夺货币流通域;还有影响对手国的政策,制度建设也是手段之一。值得注意的是,这些目标和手段还有一个排序的问题,先干什么后干什么,都直接影响了政策的成败。
 
   人民大学时殷弘教授阐述了软硬权力与“四个世界”问题,并详细解析了中国目前的软权力状态。中国社科院欧洲所副所长吴白乙研究员就中国经济外交的特点与变化谈了自己的看法。
 
    除了经济外交基本理论问题以外,气候问题、中美经济关系、中日经济关系、中国与WTO、东亚经济合作等多边与双边合作问题以及中国如何担当相应的国际责任等问题成为热门话题。
 
    清华大学世界与中国研究中心主任李稻葵教授认为,全球气候变化问题已经成为当今世界替代意识形态争论的重大话题,因此中国经济外交研究要充分认识到气候变化对全球经济的影响。中国政府在处理这个问题时所采取的循环经济、节能减排政策取得了很好的效果。中国应该深入系统的研究气候变化背后的道德伦理逻辑,把握二氧化碳排放随国家经济指标变化的基本规律,提出中国节能减排的最佳标准。同时指出中国应不失时机地宣传自己在减少不可再生资源消耗方面做出的重大贡献如中国太阳能利用、沼气利用等都是世界第一。
 
    中美经济关系引起了广泛的讨论。上海社科院副院长黄仁伟教授认为,中美战略经济对话是中美经济外交的体现。中美战略经济对话是中美经济发展的必然产物,双方都在确保各自核心战略能力不受影响的基础上进行合作。虽然前三次中美经济战略对话中没有得到突破性进展,但有助于准确地了解彼此的底线,为解决争议提供了可能。深化和加强中美战略经济对话,对于中美双方来说非常重要。戴伦彰研究员和周世俭研究员也分别评议了中国崛起与美国对华外交政策、中美关系中的经济外交等问题。
 
    关于中日关系问题,专家们认为,目前中日外交关系回暖为中日加强经济外交方面的合作提供了良好的环境,全球经济面临的一些共同问题、东亚经济合作的进一步推进都需要加强中日经济外交方面的合作。外交学院院长助理江瑞平教授分析指出,中国已经取代美国成为日本的第一大贸易伙伴,2007年,日本对华出口占其出口总量的31.98%,但与此同时,日本作为我国的第三贸易伙伴的地位却有下降的趋势,2007年对日贸易仅占我国贸易总量的10.7%,这种不平衡的发展态势,从中日两国经贸关系角度来说,是存在一定问题的。因此,利用和完善中日经济高层对话机制协调中日经贸关系非常关键。中日在构建战略互惠关系时,不仅要注重加强双边合作,还应该注重在区域合作及多边外交中加强双方的协调合作。
 
    由于东亚经济合作有助于建立和谐亚洲,因此,此议题也引起了广泛的讨论。外交学院国际经济学院常务副院长刘曙光副教授在回顾了十年东亚金融合作的历程后指出,在全球经济金融动荡的环境下推进业已存在的东亚金融合作很有必要,中国应该确立在东亚金融合作中的长期战略并分步骤实施。樊莹教授指出推进东亚基础设施投资的合作应当成为东亚经济合作的重要内容。对外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徐长文研究员认为,东北亚地区国家在经济发展水平、宗教信仰、政治体制方面都存在较大差异,同时还存在美国因素的影响,因此,东北亚国家间在进行FTA谈判的过程中,不仅要进行可行性分析,也应该从对方国家的利益以及第三国对两国经贸合作的影响角度考虑。刘赛力教授着力分析了以经济外交推进中韩自贸区建设的必要性和可能性问题。
  
    专家们认为,中国应当担负起与我们的实力相适应的责任。在开展经济外交时,中国应当清醒地认识自身,清醒地看待外界评价,既要认识自身的经济政治实力,也要客观评估中国在多边经济合作机制中的地位。中国毕竟是一个发展中大国,按人均指标来说,中国与发达国家的差距还很远。当然,中国可以而且应当做一个负责任的发展中大国,应积极探索解决面临的全球性问题,积极参与国际规则的制定与建立。
 
    与会专家一致认为,中国开展经济外交要在建设和谐世界的原则指导下,追求互利共赢。吴建民院长认为,经济外交中应处理好“取”与“予”的关系。外交学院国际经济学院竺彩华副教授指出,中国企业海外经营时应以合作双赢为原则,诚实守信,强化企业的社会责任,树立良好的企业形象和国家形象。
 
    WTO等全球治理机制引起了广泛的讨论。商务部世贸组织司张向晨司长以丰富的实际案例说明了中国在WTO中的地位和作用,特别是外国人如何看待中国。天津财经大学经济学院副院长刘恩专教授认为尽管多哈危机正在挑战WTO的全球治理中心地位与多边贸易体系的合法性,包括WTO决策程序中美欧主导的“后台”决策机制、发展中国家和其他利益相关方未能有效参与其中等问题也受到不断质疑,但是WTO仍然是处理危机、解决争端的最重要最有效率的多边机构,在全球治理中扮演了独一无二的重要角色。
 
    此外主权财富基金等话题也引起了讨论。国际经济学院胡再勇老师谈了中国主权财富基金与国家战略问题,张翠珍副教授充分分析了中国保险业开放政策演变及效果。
 
    这是继2007年12月经济外交演讲会之后,外交学院经济外交研究中心举办的又一次重要学术活动。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